18
03.2015

《 Shadow Web Online 》 第貳章 #4

藝文創作  
  「可是我也勸過他幾次了,就硬是不願意聽。」
  志傑也是網遊老手,這類只重外表不重實際的玩家也不是沒有遇過,由根本上他們玩遊戲的心態已經與一般玩家截然不同。似乎哈雷伊斯沒有甚麼教導經驗,也不懂如何處理,結果問題一直拖著,變成單純拉著兩位新人刷任務收素材。尤梨娜還可以,瞧她動作及裝備應該對網遊有些經驗,只要略加指點很快上手。問題就在卡門……
  「那傢伙莫非是女生?」
  「你說甚麼?」
  「不……沒有沒有。」
  志傑玩網遊很久,這類角色多數是女性玩家才會出現,反而男性玩家重實際才不會這樣子。而且由哈雷伊斯的口氣來看,估計「她」應該是男性玩家,當然難以溝通。
  「也不是沒有辦法,雖然很罕有,但重型戰士的方向未嘗不是可以。」
  主打一擊必殺,將所有威力集中在一招之上,這類重型戰士在 SWO 中算是少數。能夠活躍全賴有良好的伙伴替他製造機會,不然單刷上並沒有廣泛性的優勢。然而如果練得好,單發物攻會十分恐怖,會成為戰場上逆轉的契機。志傑至多是以前出團時曾經見過兩次這類玩家,由於招式大開大合又夠霸氣,讓他這位中線支援玩家吃盡不少苦頭,所以印象特別深刻。至於如何育成重型戰士,他也只是知道大概的方向。
  「卡門,聽好了,你知道戰士最帥氣的是甚麼時候?」志傑招招手,向卡門發問。
  「當然是擊倒敵人,守護身後同伴的時候。」
  虧他說得有紋有路,很遺憾據志傑所知的是重型戰士幾乎是隊伍中的負累。不過似乎向他解釋並沒有用,志傑只能順其意而為。
  「那麼你更加要練好一擊必殺,以及基本的擋格。」志傑向卡門灌輸說:「首先嘗試在敵人攻擊時,以武器擋格開。」
  「武器怎樣格開?」
  「武要不要我來示範⋯⋯」
  「不用啊,騎士主要依賴盾牌擋格,但戰士無法裝備盾牌,你的方法他學不會。」
  「但這裡沒有其他戰士⋯⋯」
  「我來。」
  志傑通過裝備欄更換成另一款武器,不再是消耗性的三星平民木弓,而是十星最稀有的裂離血宴魔弓。
  「這件武器⋯⋯ Koumakyou 公會⋯⋯金髮雙馬尾⋯⋯莫非你就是那位金色血姬?」
  「你現在才認出來?」茜茜終於忍不住笑起來,哈雷伊斯登時結結巴巴:「因為隊長兼發起人是克里斯的,我才沒有甚麼留意⋯⋯沒想到你就是那位鼎鼎大名的玩家!」
  松崗聽得一頭霧水,也停下手來暫停攻擊:「京子她是這麼出名嗎?」因為不是頭一回聽到「金色血姬」這稱號,昨天都有人提起,但志傑一直沒有詳細說明,正好借此機會問問第三者。
  「不⋯⋯沒甚麼好提的⋯⋯」
  「率領著 Koumakyou 公會精銳突入魔偶人大本營,將魔偶王擊殺,成功解決主線任務。那時你的 ID 堂皇地在系統公告標示出來,而且獲得這柄十星武器。說不認識你的人,也許只有新加入的玩家或久未回鍋的老將罷。」
  上一次主線任務的情況,志傑確實有向松崗提及,但完全沒有說過自己親手擊殺魔偶王的事。明顯不是一時遺忘,而是故意隱去。只見志傑一臉尷尬,卡門還盯著他的十星弓雙目發光,哈雷伊斯狀甚興奮繼續說下去:「所有十星武器都只能由伺服器舉辦的大型主線劇情中入手,其中只有兩次的報酬是裂離血宴魔弓,據說一把是男性獵人玩家入手,女的就是京子。亦因為這件武器而獲封『金色血姬』的稱號⋯⋯」
  SWO 遊戲設有一個隱藏的稱號系統,只要完成某些特定的條件,就會隨該玩家的特性而賦予一個稱號。當然稱號只是像系統公告一樣全頻發送,紀錄在玩家的詳細資料上,但不會賦予任何能力或屬性加乘,單純是好玩而矣。至於獲得的條件其實大約解明,像是要獲得十星武器、完成主線某些任務、完成某些特殊 NPC 事件等。
  「夠了。」志傑似乎不想再說下去,嘗試打斷哈雷伊斯的說話:「那並不是甚麼值得炫耀的事。整場主線任務以那種方式完結,其實不甚光彩⋯⋯」
  「但是亦正正因為有京子,才得以解決任務。」同公會的茜茜終於開口:「大家不用大驚小怪,京子只是做了她力所能及的事,不值得這麼誇張看待。」
  「說起來你也是 Koumakyou 的人?莫非當時也有參與決戰?」哈雷伊斯非常羨慕:「敝公會實力一般,那時整個遊戲亂七八糟,GBPassion 公會又隨便找玩家 PK ,我們連自顧都不夠力。要是沒有人儘快解決主線,遊戲也不能恢復日常運行⋯⋯」
  茜茜耐心聆聽,故意慢慢牽引哈雷伊斯去一邊,還向志傑吐舌頭。沒想到哈雷伊斯會在這話題上爆發,真是始料未及。現在有茜茜陪她說話,未嘗不是可以令自己舒一口氣。
  「沒事嗎?」松崗作為多年朋友,焉有瞧不出問題之理,走過來關心問候。
  「沒問題⋯⋯對不起,關於那時候的事,我不想說太多⋯⋯那場戰役太恐怖了⋯⋯」
  「我又沒有問。」
  在拿出這柄裂離血宴魔弓前,也有考慮會不會有人認出來,顯然他太樂觀了。但要示範擋格,卻又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
  「對了,尤梨娜,你也過來學習。」志傑心想事已至此,也不便退回去,就讓他好好教會兩位新人:「你們都在遊戲中玩過一段時間,應該瞭解攻擊時的招數動作是沒有任何限制,也就是說直接使用現實中的招式是沒有問題。當然由於不屬於系統認可的技能,其能力與自身能力值及武器威力相若,不會如同現實一樣效果。對於近戰的職業,擋格是非常有用的招數,由初階至高階都完全適用。我也知道不少戰士、騎士、武鬥家及刺客都不會擋格,單純使用遊戲內學習的技能亦足以應付各種怪物,故此要不要學習純粹由你們自己決定⋯⋯」
  SWO 中存在各種各樣「技能」可供學習,只要學會了即使現實不會這項能力,在遊戲中都能使用。然而反過來在現實中已經會的能力,在遊戲中亦能如常使用,但會依照基本物理法規實現。例如不使用系統內定的招數武器,單純像現實中向敵人發動拳擊,對方一樣會受傷,但受制於「勇者及怪物比一般人更強」的「定律」,不受系統認可的拳擊不被視為技能,沒有納入運算,可能只會賦予微小甚至不構成傷害。至於非戰鬥向的技能像料理,即使像現實中對食材進行任何烹飪,確是能煮出可供食用的食物,但是與系統內置的「料理」技能不同,食物不會有附加能力發動,亦不能解決玩家的飢餓狀態與恢復生命力精神力,也就是說無用。
  當然眾多玩家各自嘗試,也慢慢摸索出「在遊戲有甚麼現實中的技能是有用的」,結合玩家本身的天賦技能,形成多姿多彩的獨特性。其中比較多人使用的「非系統內置技能」,就是擋格。現實中單純防禦敵人的招數,在遊戲中當然能夠使用。雖然系統只會以本身防禦力及裝備值進行運算,但又微妙地滲入現實中物理的卸力,讓傷害減低。部分運用恰當的玩家甚至能達至百分百無傷,對於節省精神力具有重大的意義。
  「為什麼你明明是遠攻職業卻會擋格?」卡門好奇發表內心的疑問。
  「這是因為現實中的我本來就會擋格類似的技能,所以遊戲內都可以直接使用。」志傑將魔弓橫置於胸前,雙手從中扯向左右兩邊,登時弓身上下分離,形成左右兩柄長長的彎刀,而刀刃尖端之處則有一絲弦線牽住。
  作為十星稀有武器,裂離血宴魔弓具有一項特殊能力,就是分拆成雙刀,但屬性仍是弓。這樣子令不能裝備大部份近戰武器的獵人也具備近身戰鬥的能力,但不少獵人玩家根本無意近戰,或是認為裝備「短刀」防身已經足夠,故此沒有多大動力入手這副十星弓。
  志傑回到虹彩鷹的攻擊範圍內,一隻虹彩鷹發現後即時衝過來,志傑看準目標來勢,猛地輪起雙刀。首先左腕的刀刃抵上鷹啄,無阻其疾速之勢,但輕輕朝左推開。然後右腕運勁,劃向虹彩鷹左翼,即時造成傷害。十星魔弓的近戰能力超高,給新手練習的小怪哪裡受得起,即時灰飛煙滅。卡門和尤梨娜只知於電光火石間一頭虹彩鷹立遭秒殺,根本瞧不清楚,只知志傑無扣半點血。
  「太強了!這是甚麼招式?」
  對於以帥氣為先的卡門而言,志傑剛才的攻擊無疑震撼心坎,念念不忘。一如志傑所想,先引起他的興趣,然後才慢慢引導他學習遊戲實用的攻略技術,才不致練廢角色。
  「就是擋格啊,不過每名玩家都有不用技巧,所以我的示範只能當作參考,之後要你們自己摸索。」
  「一定要學會嗎?」尤梨娜提出疑問。
  「也不是必須,有些玩家也沒有學習,畢竟這方法需要不少經驗及學習。學不會的玩家只好花技能珠或完成指定任務來獲取系統內防禦方面的技能。發動遊戲內的技能需要消耗精神力,而且也有冷卻時間,面對高等連續狂暴攻擊的怪物,會讓精神力顯得捉襟見肘。這是為什麼我會推薦你們趁現在怪物仍然簡單時及早練熟掌握的原因⋯⋯」
  尤梨娜似乎在思索時,卡門嚷著要志傑再示範一次。針對志傑是使用大劍類別,他取出另一柄九星的武器蒼月龍翼弓。其特點同樣是左右弓弦皆為刀刃,且弦闊長像是雙頭刀。這一次虹彩鷹又用同一招滑落,志傑又是撥刀,將厚厚的弦身當成盾牌斜斜推開。虹彩鷹攻擊的衝刺及力度都卸開,正要回去半空時,志傑轉身同時彎弓搭矢,尾追疾呼,正好一矢插中目標,在半空中輕鬆擊殺。
  「大體就是這樣⋯⋯」
  「再來一次!」
  「你不會想叫我幫你們全刷整個任務吧!你先自己嘗試一下!我在旁邊慢慢教你!」
  「術士也可以使用擋格嗎?」松崗好奇一問,因為這些都是在新手指南上沒有記載的資料。
  「當然可以,不過術士只能裝備匕首、拳套、短劍、法杖四類武器,都是偏向小型及物防低,未必有效。術士雖然先天已經有『防禦專精 I』技能,自身承受全部物理攻擊及魔法攻擊弱化 10%,但先天物防及魔防皆很弱,而且主要是中距離支援,無必要走太前,也不應硬食攻擊。新手時期的普通怪物還可以,後面的怪物只會越來越高攻,可以一招秒殺。那時……」
  「那時就需要學習『求生意志 I』技能,遭受高於自身生命力的傷害時可以殘留一血避免死亡。」
  「你還真是和以前一樣,將遊戲有關的資料都背下來耶。」
  「也只是匆匆一覽新手指南兩三次罷了。」
  「那樣子就能隨便記得清楚已經很厲害。」志傑說:「術士不是前線戰鬥的職業,真的有萬一你也有不少技能拆解,畢竟術士和騎士同樣專長防守,當然不及前線的騎士血厚防厚啦。如果連你都受傷,表示前線的玩家技術不行,防線崩潰,你自保都沒有意思。」
  志傑所言不無道理,的確以術士的血量及技能特性根本不應親赴前線,好好考慮支援隊友才是重點。但現在自己的精神力太低,單是支援二人提供防禦已經不足使用,長遠有需要增加精神力……
  「另外我的天賦技能還不能好好掌握呢。」
  「誒?」
  當卡門及尤梨娜一直刷虹彩鷹練習擋格時,在一邊等待精神力恢復的松崗向志傑表示:「今天也嘗試過了,我的天賦技能很奇怪,又找不到詳細說明。雖然想慢慢摸索,但消耗精神力太多,沒一會就強制停止,根本無法好好熟悉。」
  「你的天賦技能是……駭客權限?」
  「沒錯,似乎是可以駭進遊戲的程序文件,但是當中的系統及語言我半點的不會。」
  「是不是用你不認識的程序編成?」
  「可能是吧,但根本沒有足夠時間研究,長遠而言應該優先增加精神力,讓技能持續時間加長。」
  「不用急啊,這款遊戲某方面很具平衡性。它在設定玩家的天賦權限時有一套獨特的標準,不會過度威能而沒有限制。像你這種限制越大的技能,多數具有更大的力量。」
  「我因為聽你剛才說擋格的問題,想到不同玩家天賦技能也不同,是否遊玩的技巧也不一樣。」
  「絕對正確,新手指南上所寫的只是基本,但想徹底玩下去就必深造如何發揮自己的天賦技能及將現實中的能力融入遊戲中。雖然很多玩家都將這個遊戲當成一般網遊在玩,但其中少數的核心玩家都是窮究開發遊戲系統以外的可能性,也就是嘗試探索遊戲可能的界限。」
  「所以你急於將擋格教給兩位新人?」
  「那些只是基本功唷,連一般玩家都知道。但如何結合自己天賦技能發揮,就需要靠自己努力領悟。」
  「嘿,你還是和以往一樣,對新人照顧有加呢。」松崗想起來,自己當年都是因為受志傑恩惠,才會互相認識,更變成朋友。
  「在公我想大家快快樂樂玩遊戲,開心享受;在私我最怕他們將來變成豬隊友,連累其他玩家。」
  「後面的理由根本是你隨便塞出來吧。」
  「少廢話,打你啊。」
  「呼呀,聽完茜茜的說明,才知道京子原來這麼厲害。果然是遊戲內知名公會的成員就是不一樣呢,和我們這些小公會不能相比。」
  「才沒有這回事,半年前我們也是小公會,而且小公會也有小公會的好處。」志傑想起一件事:「說起來你想我們幫忙刷甚麼任務?」
  考慮時間不多,現實中已過了三小時多。禮尚往來,有言在先,他們幫松崗完成一些任務,他們也需幫他們完成一些任務,這是網絡遊戲應該遵守的禮儀。
  「可否在之後陪我們刷一場『草原上的猛者』這個任務嗎?」
發表於2015.3.18
留言(0)
博客名稱 :
有馬二
網誌名稱:
二次元隊道研究部
使用天數:1,929
按月份瀏覽
    2019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 八月
  • 九月
    2018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 八月
  • 九月
  • 十月
  • 十一月
  • 十二月
>> 更多
系統分類
  • 飲食烹飪
  • 親子育兒
  • 數碼科技
  • 生活品味
  • 藝文創作
  • 電影戲劇
  • 攝影寫真
  • 其他
自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