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02.2008

奧地利及德南日記 (二) ~中部

奧地利及德南日記 (二)

奧地利中部

 

9/9/2008 (星期日)    多瑙河谷 (Danube Valley)

今天是我的生日,這幾年都在外頭渡過。今早又是天晴,希望打後行程也是好天氣吧。為了早點到Melk趕船,選搭06:34開出的火車,這班火車終站是Salzburg,其實由維也納開往Salzburg只是3小時車程,交通十分便利;由於地形被多瑙河分隔,由維也納向西走的火車分為兩條主軸,火車行了45分到達St Pölten,只有10分鐘轉車時間,也算長了,瑞士只有3分鐘,月台沒有打出班次牌,有點緊張,幸好等了一會火車到來,不需20分鐘便到Melk了。

Melk是奧地利著名旅遊點,全鎮最著名的只有一座Benedictine修道院Stift Melk,建築風格當然又是巴洛克式,宏偉巨大,但Melk的火車站卻很小,旅遊區有這麼小的車站在歐洲倒是常見的。看見售票處旁邊有兩排儲物櫃,明天會把大背囊放在這兒。從修道院網頁下載了街道圖,YH離火車站約600m ,一條直路便到,來到路口右轉直行便是;此時下著雨粉,路上滿是積水,星期天街上冷清清的,行了許久,雨勢轉大,又要打傘了,忽然看到對面馬路有點人氣,原來已經到了,廚娘站在門外抽煙,一問之下真的是YH,廚娘兼做接待員為我登記收錢,室內極其熱鬧,可能今晚有許多室友呢。以為放下背囊寄存,廚娘卻給我匙咭,有房呢!房中有兩張碌架床,非常整齊,揀了左邊下舖,房內有浴室但無廁所,奇怪,原來奧地利的旅店設計大多如是,浴室private但廁所public,其實應該掉轉,廁所用量較多呢。放好背囊便出外,廚娘說下午四時才再開門,我知規舉啦..

雨勢越下越大,回到火車站十字路口,右邊看到Stift的橫面,面積差點佔了整個山頭;舊城位在火車站與Stift之間的小谷地;沿著車路下行,轉了彎便是教堂,前面的三叉路口右邊通往舊城,左邊是舊郵局(Altes Posthaus),沒甚足觀,轉去舊城,舊城的房子全是16-17世紀建成的,街巷全是石板路,落雨濕濕有點反光卻充滿古意,今天是星期日,主街有市集,可能時間尚早吧,顧客極少,但貨物多精品,設計精緻花款新穎,本想拍些照片留作紀念,一舉機就被檔主阻止,原來這些貨物全是原創作品,他們怕被人侵權,真巴閉。

行到主街盡頭折返,向河邊進發,交通燈前有幾家餐館,店員正忙著開舖。走到河邊,誤以為多瑙河就是如此窄小,原來只是分流,燈位有一度鐵橋,對岸的小島(其實是一片沙洲)名為Heiratswald,裡面有座營地。看見鴨屎綠色混濁河水又多浮木,感到不好兆頭。不停有許多脚踏車經過,原來所站的行人路亦是著名的單車徑Danube Valley Cycle Trail,奧地利有許多單車徑,以這條路線最平坦風景最優美,早知有安全的單車徑便計劃踩一段呢!沿著車路往渡頭,從岩底望上修道院又有另一番景象。

有兩家渡輪在Melk停靠,一家公營(DDSG),另一家私營(Brander),航線一樣,費用亦是一樣,只是時間不同,Brander每天兩班而DDSG每天三班。我當然選DDSG啦,除了時間較好外,最主要是持火車証是免費乘搭的,省回€17船費。

Brander那邊泊了一艘大船,但船上烏燈黑火,沒人留守,暗暗覺得不妙,11時啟航時間竟然看不到有遊客,於是問路邊的旅遊車司機,他巴巴結結的說 'under water'..?所以'no boat'。失望之極,幸好手上還有一份火車時間表,哈哈!兩手準備嘛,如不是這樣又甚能自封為「不死之神」呢..11時半有巴士開出(再接火車),全速返回火車站,走上一大段斜路氣喘喘,早到了10分鐘,於是問售票員拿取一份Dürnstein的火車/巴士資料,可是售票小姐扯高嗓子兼老大不願意的印了一份給我,我再問locker收費和存放時間,她答只有24小時,吓!別玩我呀,24小時甚夠時間在InnsbruckHallstätt之間往返呢,就這樣被她這番話折磨了三天。

持火車証免費搭Bunderbus,一路上只有幾個乘客上落,從MelkSpitz火車站約35分鐘,再等15分鐘便有火車開來。Dürnstein火車站全名是Dürnstein-Oberloiken,位於兩個小村之間,離站後右轉沿小路行,很快來到村口,有位婆婆賣「新鮮」葡萄酒和葡萄汁;Dürnstein位於多瑙河彎畔,小村十分迷人,吸引好多遊客,主街兩旁全是石屋民居,市政廳(rathaus)兼做訪客中心,街上舖上面積相等的小石板,非常易走,行到半途轉入內街,小巷通往修道院Chorherrnstift,修道院外牆油了粉藍和白色,十分醒目,修道院建於16世紀,保留了1410Augustinian修道院原有建築,裡面的裝飾亦用上白色,有木製陽台,還有Schmidt設計的穹頂和祭壇畫,另外還介紹Augustinian僧侶的歷史,修道院直至1788年才由Joseph II解散。

河水氾濫令河邊小徑滿地泥濘,小徑盡頭有座渡頭,只見浪急泊打,十分澎湃,旁邊小食店老闆正忙著灑水沖走泥濘,問他今天可有航班,但說河水氾濫沒船開出,他叫我到另一邊碼頭看看是否有船。河水是黃泥水,水位高漲,已浸過蘆葦草,來到東面碼頭,也是沒有人,食店東主只說不知道是否有船,算吧,放棄。從這兒望上山上的廢堡Kuenringerburg,有點衝動想上去看看;還是返回主街,這邊有座名為Neue Schloss的建築物,主樓已變了商店食肆,但有許多遊客站在平台上,居高臨下看多瑙河,那惜仍是太矮未能見到河套彎位,只見消防車清理河邊瘀泥,泥漿其實頗深,連草坪也被掩蓋了,由於主街亦是Danube Cycle Path其中一段,有很多車隊經過,但從西面來的便要上一大段斜路。雖然未能遊船河但有藍天白雲,心情舒暢不少。

基本上已遊完Dürnstein,訪客中心前面橫巷有路牌指著往"Kuenringerburg",登高之心頓起,發了狂的往上走,山不高,約150m 左右,還舖了很好的山路,雖然有些畸嶇路段,但以我的行山經驗迎刄有餘,怕的就是那對波鞋,可是..又別看扁它,原來這對貎似波鞋實是行山鞋的網球鞋,經此一役後「fit哂」,開始切合腳型,已沒有早前的硬度了。途中亦遇到登山客,可惜落山的多,上山就只有我一人,越高越是大風,但多瑙河就近兩個彎位也看得清楚;大水仍有渡假船行駛,可是水流很急,大船轉彎也「甩尾」,驚險萬分。

其實KuenringerburgWachau地區著名景點,很多明信片以它入景,這座堡壘曾在1192年第三次十字軍東征時因英國的獅心王Richard I與士兵吵架,喬裝回國途中被認出而被囚禁在這兒,他的僕人憑一首只有他倆才識唱的歌與國王相認,最後付了35,000kg的銀把他贖回,部份贖金後來用作興建維也納新城。廢堡只留下殘餘牆壁,但整座堡壘外型仍在,雖屬頹垣敗瓦仍具氣勢;站在高處除了望到多瑙河及對岸平坦的谷地外,左邊遠方的小山巒亦能望到,談不上地勢險峻,「兵家必爭之地」的感覺更欠奉。

只花了40分鐘來回Kuenringerburg,還可以搭早一班火車往Krems,回到村口,婆婆仍未收檔,花了€1.5買了一杯白葡萄汁,酸酸的好味道。往Krems的車程只需11分鐘,火車是沿著河邊走的,沿途也看到山上一些廢置古堡。

Krems車站直上便是最繁忙的購物街Untere Landst,今天是假日,商店照例關門,但街上卻有許多遊人,他們只看不買亦感興趣。行了一會來到教堂Pfarrkirche St Veit,教堂當然又是巴洛克式的,裡面有Johann Schmidt所繪的壁畫,對於那些華麗的巴洛克裝飾也看到麻木,由最初覺得的讚嘆變成毫無反應。Pfarrplatz後面又有一座名為Piaristenkirche的教堂,要行隧道上山,教堂平台能望到山下景色,這座教堂當然亦是巴洛克哪,反而對外面幾組描述基督受難的雕塑有興趣,連續性故事甚有瞄頭。

這邊是住宅區,一些民房門口放了許多盆栽,以公仔飾物,很可愛的。Körnermarkt有許多人聚集,原來是試酒會,舊教堂有畫展,屬post modern art,不甚吸引。比原定的時間早了完成參觀,為了想早點回Melk,決定搭火車再轉Bunderbus,省點時間,豈知是個災難,好一個難忘的生日..

首段相當順利,來到Spitz還要等第二班火車到站才有巴士,17:00哪,有一部巴士入站,車身不是postbusbunderbus,但司機說是去Melk的,看見時間已到,也上車吧,有些不安..但不久來到一個小村火車站,司機叫我們在這兒轉火車,我說要到Melk,列車員叫我在Emmersdorf下車,Emmersdorf位於Melk對岸,需要行大橋過河,突然醒起那座大橋離火車站頗遠的,心立刻涼了一截。

只搭了兩站便到Emmersdorf,看不到月台,於是揀了左邊門跳車,跳完車那位車務員才出現找我,他見我平安著地便叫我向前走一小段,那邊有樓梯落河邊的,其實應該走到站頭看看,站外有巴士站的,不需要步行回Melk啊,仿且跳火車也挺危險的,幸好沒有對頭車駛來,否則生日變了歸西日了。

他說得沒錯,很快便來到河邊,但見到大橋位於1km以外,頓覺辛苦,行了一會才找到上橋位置,甚知才步上大橋便見開往Melk的巴士駛過,眼巴巴的看著巴士駛走,嗚嗚,時間真有錯對呀,為何不按原定計劃而「挺而走險」呢。橋上風景頗美,夕陽西照河面泛藍,藍色多瑙河又回來了,另一邊因日落密雲,河面稍暗,過了對岸立即行樓梯下去,橋位有路牌寫著往市區2km,又要多行半小時哪,沿著河邊大路行,中途也有幾輛單車駛過,這2km實在遙不可及,回到YH已經筋疲力盡呢。

YH很靜,沐浴後寫日記,晚餐只飲可樂吃餅干,過了8時還沒有房友進來,還是下樓問問接待處,原來已經落了閘,呀!這間YH4-8時接待的,那麼..今晚就只有我一人獨佔一間房,啊呀,又是等價交換,行了一小時換來一晚舒適安睡,明天早上在Melk遊覽,可以遲點才起床啊。

 

10/9/2008 (星期一)    Melk / Linz

對Melk YH很有好感,平宜又舒服,唯一缺點是廁所在外面。交還被單後去吃早餐,已預先安排了座位,原來昨晚只有三名住客,除了自己還有兩名中年男人,早餐自助形式,食物豐富,有芝士、火腿、cornflake、生果、咖啡/茶等等,狂吃當晚飯補數。

天氣放晴,早上氣溫清涼,先去火車站存放行李,24小時只收取€2。今早唯一行程是參觀Stift Melk,星期一舊區沒有市集,甚為冷清,太早了,只有零星遊客上修道院,早到也有好處,人少了取景方便些。付了€7入場費,入口有一大幅3D地圖,修道院和花園的比例是4:6,但最右邊的運動場和停車場已不列入收費範圍。

先進入前庭,Stift當然是巴洛克建築,兩邊建築物對稱,前庭中央有一座17世紀噴水池,太早了,噴水池還未開工呢..不知正門入口在何方,只跟著一群人走,那些人都是學生打份,可能當暑期工吧。

修道院最初只是一座堡壘,11世紀末Leopold II把Benedictine僧侶遷來Melk,又把土地和這座堡壘送給他們居住,可惜1297年的大火燒毀原來建築,直至1702-1731年才重建成現時樣子。博物館從右邊進入,一入大堂又見到Maria Theresa的巨型油畫;展覽室有點cyber味道,與古老宗教有點格格不入,每件/組展品全放在玻璃罩內,燈光也不盡同;修道院有兩座古老十字架,一座是1200年的crucifix,是一座木製巨型十字架,外型樸實,另一座則鑲了寶石,但最欣賞是一本袖珍聖經;幾間大型展室放有許多珍貴的宗教器皿和擺設,其中一座是1502年由Jörg Breu所繪的祭壇畫(panel),描述基督受難過程;最後是一座修道院巨型模型,360度旋轉給人欣賞。

過了博物館便是Marble Hall,是用來接待顯貴和舉行儀式的,穹頂畫由Paul Troger所繪,內容不算複雜,以天藍色為底色,非常悅目,大堂以粉紅色大理石柱為主,金色燈飾,但不算華麗。

推門外去便是圓型走廊,也算是一座陽台吧,視野廣闊,風景頂好,前面當然是多瑙河了,腳下是河邊鐵橋,對岸小島Heiratswald(沙洲較貼切)是個林區,裡面的營地已被樹木包圍;可惜望不到昨晚經過的行車大橋Melker-Bundesstr,右邊可望到渡頭,河水仍然高漲,今天大概也沒有航班開出呢,而對岸的Emmersdorf,看似很近實則很遠,左邊遠方另有一座行車大橋。

這座陽台呈半圓型,像是一條橋,後面是修道院教堂,陽台和教堂中間有一座小平台,半圓型通道另一邊便是著名的修道院圖書館,圖書館佔了兩個大廳,裝飾華貴輝煌,藏書數量超過100,000冊,包括有二千份手稿和1600冊1500年前的絕版書籍,十分珍貴;左右兩邊各有一座地球儀,中央則有古典手稿和地圖給遊人欣賞,穹頂畫也是Paul Troger所繪的,與Marble Hall配成一對,互相呼應,巴洛克嘛..圖畫館盡頭有座旋轉鐵梯通往閣樓書架,但不許遊人內進。離開圖書館經一條旋轉鐵梯往地面的教堂,這度鐵梯有美麗的通花花紋,配上奶白色大理石地板,望下去令人覺得像一夥貝殼,而底部放了一面大鏡,令人錯覺以為這條樓梯很長呢。

修道院教堂(Stiftkirche)當然亦是巴洛克設計,內部的石柱也是用粉紅色大理石,聖像和裝飾全用上金色,令人看得目瞪口呆,天花及圓頂的壁畫是由Rottmayr所繪畫,祭壇畫了St Peter和St Paul像;從側門步出小平台便見到剛才那座半圓型架空走廊,平台有一尊石像,跪地向教堂朝拜,離開前當然要經過小賣部了,除了一般紀念品外,還出售修道院自釀的酒,地道產品一小瓶也賣上€11.9;回到前庭Prelates' Courtyard,噴水池已經開工了,可惜水量甚少,毫無睇頭,原來對正中央的屋頂鑲有一塊新潮壁畫。

之後參觀花園,中央噴水池後面有一幢粉紅色小屋,這座日光室已改為茶室,茶室是洛可可設計,以嫩綠為底色,佈置清雅,窗口四角放了幾盆巨型盆栽,綠葉生輝,餐桌用了水銀玻璃能反映四周佈置,還放了小瓶鮮花呢;茶室中央是小賣部和廚房,另一邊是宴會大廳。

以為花園像Giverny一樣種滿鮮花,可是品種甚少,而且紊亂不堪,小徑又沒有指示牌,走來走去才去到山頂水池,這座長方形水池(亦可能是游泳池)也沒足觀,混濁而深綠色池水看得令人發毛,雖然涼亭有輕音樂播放但仍未能吸引我坐下來;水池右邊用鐵錬圍著,不能從那邊走,於是走另一條小徑下山,原來小徑通往「碑林」(用德文寫成,不明所意),可能是紀念碑吧,石碑輪流播放一段獨白;來到一座圓型石環,圓環由一座座高度相若的小型石柱圍成一個大圈,又有小型內圈,分為四部份,由兩組各三塊三角型石柱相間組成,沒有告示牌介紹用途呢;終於回到下面的噴水池了,拍了幾幅花卉便結束參觀這座美麗又宏偉的巴洛克修道院。

Melk至Linz的距離很短,車費低還是買票化算,售票處中午休息,於是在售票機買票,豈知攪錯地方串錯字 "Lienz",多了一個字母變成€49,嚇了一跳,後來問人才攪清楚,€16.4才對,還比起網上票價便宜了€1.8;Melk火車站只有一個月台又沒有方向指示,有人說從維也納來的是右手邊,所以應該是右邊來的火車便對,是的,他說對了;在St Pölten轉車,也是沒有任何指示,只見班次表打了三班車到站,甚辦呢,還是去問站長先生,原來在2號月台開出,看見兩部road bike,何時才能玩cycle trekking呢..

13:19到達Linz,Linz是奧地利中部工業城市,可惜這座大城市的景點不多,Linz的火車站很大,管理先進,站內有許多商店,Graz也不及它呢。火車站旁邊是巴士總站,我訂的旅館需近火車站但為了節省洗費還是走路吧,順便看看周遭環境,因為後天一早便要離開啊。出了車站沿著右邊大街行,轉入大街Landstrasse,公園旁邊是電車站,電車十分先進,第二個街口右轉直行便是旅館所在。

這間Gasthof樓下是餐廳,樓上是旅館,交了房錢便上房,房間在四樓樓梯第一間,面積很細,長方形,對著大街,左邊有張單人床及衣櫃,另一邊有張四方餐桌和兩張椅,又有一張長梳化,近門口是開放式浴室和洗面盆,廁所又在外面,失敗,但床單尚算清潔。天氣好嘛,放下行李立刻出動。沿著Landestrasse大街向市中心進發,先在小食店買了一大塊pizza和可樂作午餐,坐在店外享受悠閒時間。Landestrasse下半段是行人專用區,其實也有電車經過的,沿街有多間超市,Brilla也有三間,一定不會捱肚餓呢。

Linz的景點集中在多瑙河邊,左轉入Rudigietrstr,遇到基建封路,以為去不到Neuer Dom,幸好有一青年男子路過扮演義務旅遊大使指引往Dom的路,真多謝他呢。Neuer Dom直譯是新大教堂,其實也不新了,Neuer Dom建於1855年,屬新哥德式建築,外型極像布拉格的St Vitas大教堂,教堂鐘樓高131m,高度全國第二,僅次於維也納的Stephandom,最吸引的反而是新派彩繪玻璃,圖案似mosaic,又不是一般的聖經人物和故事,組合以四方形為主,色彩繽紛,煞是好看。

回到主街Landestrasse,這段以大型商店為主,繁忙街角有一間水晶名店Swarovski,對面是McDonald,發現漢堡包只賣€1,真是今次旅程最大發現,本來歐遊永不食老麥的,太貴哪,今次卻例外,成為我的至愛!來到著名的Hauptplatz,倘大的廣場中央有座瘟疫/戰爭紀念柱,當然是巴洛克式的了,廣場兩邊全是粉彩顏色的巴洛克建築物,白鴿四處亂飛,廣場有幾家露天茶座,也設有休憩長櫈;對面是旅遊小火車停泊處,可惜坐車的人不多。遇上兩個從紐約來的女人,她們說是從Passau乘船過來,更說前兩天因大水未能開航,昨天才起行,還說河水很湍急呢。

走上大橋Nibelunger Brücke看兩岸風光,眼見脚下的泥黃色河水心中納悶,內河船碼頭亦在橋下,看到剛才的美國女子上船,對這種長長的渡假船有點興趣,這些渡假船的設備像小型海上郵輪,頂層有日光椅,還有一個小小泳池,但較像按摩池呢;下橋後還到售票處拿取一本小冊子看看,原來費用不菲啊。

Lentos Museum位於南岸,博物館是一座長方形中間架空的全玻璃建築物,外牆掛了一幅大型Helene Funke的特展海報;沿著天橋行至內街,這區有家當代藝術館Linz-Genesis,我對現代藝術興趣不大,於是去看旁邊的市教堂(Stadtpfarrkirche),教堂外型古樸,外牆油上橙黃色,可惜關了門,立刻轉到前面的舊大教堂(Alter Dom),可惜亦是關了門,Alter Dom外牆油上白色有綠色綑邊,建於1670年,屬於巴洛克建築,裡面還有出色的灰泥和大理石裝飾。返回Hauptplatz,沿著右邊小街Hofgasse行入舊城區,舊城很整潔又少遊客,這裡有幾幢歷史小樓。

花了兩小時看完基本景點,返回旅館途經超市便買食糧,實在太方便了,住大城市有時也挺不錯呢。路經一家餅店,看見蛋糕美食忍不住買了一件黑森林蛋糕,沒吃維也納的,Linz的也「照殺」,加上今早在YH拿走了青蘋果,今個晚餐真豐富呀;話說這件黑森林蛋糕頂上還有一夥朱古力,可能很久沒吃過甜品,也不覺得特別甜,但其實歐洲的甜食是很甜啊。

洗澡時要關上窗簾否則被對面大廈單位望到,坐在床上看US Open,今晚是Ferrer vs Djokovic,當然是球王贏了。房內地氈有點污穢,發覺多條地板已被侵蝕,木塊破爛又變了黑色,上面走過支支發響,還是昨晚的YH住得舒服呢。

 

 

11/9/2007 (星期二)    Linz

還是惦念著locker的事,腦海裡仍然是想個不停,算來算去,仍然不明白為何只能存放24小時,一般是48小時的,最壞打算帶同大背囊到Hallstätt,旅遊區或許有locker設施的,好不容易睡著了,以為一睡到天明,豈知臨天光又被談話聲吵醒,兩個男人在門外走廊談話,音調需低沉但「內功」深厚得令我不能再入睡,開門外望,只見一老一少坐在梯間吸煙談話,只能叫他們"keep quiet",不久聽到他們回房去,好啊,睡覺..

斷斷續續睡到8時才起床,推開窗簾一看,又下雨了,還是大雨來呢,呆坐房中吃完早餐,按不著出外走走,來到奧地利沒有一天是整日天晴的,打破外遊持續下雨紀錄。還是逛Landstrasse吧,大街有商店可避雨。沿街有兩座教堂,無所事事也走入去看。出來後雨點細了,這個「政策」不錯,哈哈!來到一家大書店,又入去避雨看書,全是德文書籍,當中有很多 '100 places to visit' 之類以圖片為主的相片集,駐足看了大半小時。地庫是文具中心,畫具顏料放於一角,原來水彩有這麼多顏色的,可惜售價很高,最平宜的Series I也賣€2.99,難怪美術老師說歐洲的材料比起香港的更要昂貴呢。

離開書店仍下著微雨,「博懵」搭了一站電車,來到老麥門前,何不來個 "early lunch",看看價目表,以細薯條和咖啡最平宜,邊吃邊看資料,婆婆級店員身驅龐大但非常勤力,敬佩。雨停了又再出動,來到隔鄰的Alter Dom,原來大門是向內推的,不是慣常歐式外拉,這座教堂外面殘舊但裡面華麗整潔,白色灰泥裝飾令教堂顯得特別明亮,大殿需小但精彩,聖母像是金銀兩色,又有持劍天使,拱頂亦是以白色灰泥雕花為主,配上金色徽章,確實醒目,此時窗外射來強烈光線,嘩,天晴哪..

天色轉好,雖然遠山仍被水雲籠罩,不下雨便成了,亦不打算上山哪,本想去Pöstlingberg(537m),山上有一座18世紀巴洛克教堂,當然不會行上去,但乘纜車Pöstlingbergbahn也不平宜,山頂還有一座兒童樂園之類的主題公園,可乘小火車去看神仙故事,有點像Disneyland的「小小世界」,不會上去,何妨現時山上烏雲蓋頂。

走仆Lentos Kunst Museum看看,這座建築物外表不算突出,但這座長方形地下中空的展覽館還是有點特別,全幢玻璃外牆,玻璃印滿大小相間的 'Lentos Museum' 字句;地面一邊是餐廳,另一邊是博物館入口和小賣部書店,收銀員兼做售票工作。走到地庫,除了廁所和儲物櫃外還有一個媒體展覽室,說明不能拍照但仍有一對男女偷影,以為不需買票便膽粗粗搭lift上一樓,甚知..當然要買票啦,於是返回地下買門票,€6.5入場費,差點比羅浮宮還要高;倘大的展覽室分左右兩邊,展品也很雜,以當代藝術為主,側重德奧兩國近代藝術,計有Schiele、Klimt、Corinth和Rechstein,也有一兩幅血淋淋的行為藝術圖片,看後有點不安。印像派女畫家Fucke有特展,她的油畫表現一般但最好的竟是素描;我又犯規了,由於不懂德文,拍了照被人廣播警告兩次,後來由職員走來叫停才知道,真慚愧,但Fuche的素描真的很精彩,細緻傳神。

離開博物館過橋往Ars Electronica Center,此館連休兩天(星期一&二),專門展出電腦科技,又有3D電影,但門外卻沒有一點cyber氣魄。中心對面是新市政廳(Neues Rathus),初時以為是一家五星級酒店,因為白色的外牆每個窗台種了紅色鮮花。

返回南岸,還有半天時間,又去舊城(Altstadt)逛逛,今次依足Foder地圖找歷史建築物,先看莫扎特故居(Mozart Haus),這是一幢白色三層住宅平房;街的盡頭是泥黃色的Kremsmunsterhaus,沒有對外開放;Herrenstr與Klosterstr交界的街口有座教堂Minoritenkirche,昨天其門不入,今天卻又開放,Minoritenkirche是一座小型教堂,亦是巴洛克設計,看得多了沒有反應..但天花卻有粉紅和黃色灰泥花紋,有點特別。

時間多了不如去較遠的Martinskirche吧,在街上轉來轉去,又問途人又抄路,最後才找到Römerstrasse,往Martinskirche需要行一段斜路;Martinskirche是奧地利最古老的教堂,799年已經有所記載,屬羅馬和哥德早期建築,可惜教堂只在彌撒時才開放,或是經團體安排才能入內,但可以從正門的玻璃窗望入去,裡面兩旁只有幾排木櫈,祭壇是三幅小型彩繪玻璃,非常簡單。

回程途經Schloss Museum入口,這座皇宮博物館只是展出古代武器、民間藝術和一些宗教藝術品,最著名是一座祭壇Eggelsberger Altar,也不打算參觀,還是沿著車路返回Landstrasse,下午天氣極好,心情也暢快一點,閒來無事,又去老麥吃個下午茶,€1一個漢堡包,真是如獲至寶,買了一個Chicken Hamburger,醬汁卻是我最討厭的泰式甜辣醬,今回卻不能浪費,照吃..想看的已看過,突然手痕,店內客人不多於是取出畫簿畫sketch,很少畫室內的,今次尚算不錯,其間也有人眼望望想看我畫些甚麼,說真的,我畫得很差,志在消磨時間吧了。

回到旅館附近,突然很想上網,旅館對面有間Internet café,可惜只是上網打機的機舖,而且店內煙霧瀰漫,還是回旅館看US Open算了。回去後立刻收拾行李,吃完剩餘食物,留了一份做早餐,希望今晚沒有人在外面談話吧。

12/9/2007 (星期三)    Graz

5點起床趕搭06:14開出的火車往Graz,這是唯一的早班直通火車,離開前把房門匙放進樓下的鐵箱,昨天問了東主,他的反應有點驚奇,為何我會這樣問他,為何不是呢..鐵箱寫的是德文我看不懂嘛!。天還未亮但街上也有行人,本想搭電車,還是慳得就慳,炒過燈火通明巴士總站,只行了15分鐘便到火車站,大堂已有候車乘客,但班次表只打出巴士符號?很奇怪,於是問人,他說先要乘巴士往某地方才轉火車,於是走出大門口看看,見有兩架巴士掛著"Garz" 站牌,兩部巴士坐滿了人,原來也有很多人搭這班早車的。

巴士經高速公路往轉車站,天漸微亮但山間霧氣未散,霧帶繞山間,把山分為兩截,鄉間風景頗美,行了20分鐘便停下來,原來始發站只是一個名為Kirchdor/Krems的小鎮;跟著人群走,上車前也問清楚是否往Graz的,這列火車是IC,從北至南走2.5小時,經過山谷幽地,山區陰晴不定,水氣瀰漫,間中下點小雨..莫非每次轉移「陣地」總是下雨嗎?我想奧地利的山區是很美麗的,可惜東部行程大部份留在市區,只有Danube Valley才能看到天然風景,可惜又因河水氾濫而未能遊船河。

Graz是奧地利第二大城市,是個工業中心,城市建設完善,但沒有地鐵,全國只有維也納才有。很容易找到locker,細看條款,原來可以寄存72小時的,哼!那個Melk婆娘又騙了我,每天€2,便宜呀。放好大行李就出動,第一站先到西郊的Schloss Eggenberg,往Schloss要搭一號電,上車時買day ticket,一天€3.7,一程車費也要€1.7,搭三程已經歸本了;幸好電車不「飛站」,按站名下車不會弄錯。下車後有大路牌指往Schloss Eggenberg,售票處設在大門入口,買了全票(花園收費€1),這張票還可以參觀其他市政府管轄的博物館,也算值得。參觀皇宮需跟隨導賞團,11:00出發。

還有半小時去看附設的博物館,據說這兒有三間博物館的~Pre-& Early History Collection, Coin Collection和Collection of Roman Provincial Antiquities,但只看到一間名為Alte Galerie的美術館,裡面不許拍照,展覽了從羅馬時期至巴洛克後期的油畫,以宗教畫居多,時間關係不能細看,本來沒任何期望,忽然眼前一亮,覺得其中一幅好似Brugel手筆,果真的是大師作品。

集合時間到了,導賞員見我是東方人,說會有位英文講解員帶我參觀,吓,不用了吧,又不是第一次跟德文團,皇宮之嘛,見得多也沒啥特別。一行8人首先參觀大宅的建築結構,這座皇宮是長方形的,中央有個天井中庭,共有3層,兩邊走廊是拱門式窗台設計,另外兩邊則是四方形的,Schloss Eggenberg其實只是一幢花園巨宅,大宅在1625年由Eggenberg皇朝所建,這座巴洛克皇宮由Pomis設計,其中24間廳房的裝飾全與天文和天體有關,一間名為Planet Hall的大廳四周的壁畫配上白色灰泥花邊最為突出,壁畫以7大行星(當時只發現了7夥)為主題,配以4大星系和黃道12宮,而其餘廳房各有主題。最初以為不許拍照,原來是可以的,這座大廳又真的最吸引,有許多水晶吊燈極像ball room。之後從右至左行了一圈,當中有寢室,導遊還用手去拿起大紅色被鋪,塵埃四飛。還有一間名為Mars Room的,講解頗為詳細,而房間壁畫以洛可可為主,主題極之有趣;還有小型皇家教堂,最後來到一間大房,裡面掛有Maria Theresa的巨畫,又是她..據說她以為自己最美麗,所以不許別人的畫像畫得比她更美呢。約45分鐘參觀完畢,最後被帶到一座祭壇畫(panel)前,導遊說行程結束叫我們可隨便參觀便離開。

花園養了許多孔雀,各有地盤,先去左邊,因不想入茶室再轉到右邊,這邊有許多大樹,選了一張面對皇宮的木櫈坐下,之前有隻孔雀在椅背上拉屎,算吧,還是以這張木櫈最清潔景觀最好,邊休息邊吃午餐,其間見有些母親推嬰兒車在花園散步。

休息過後又搭電車往市中心最繁忙的Jakoniniplatz,下車後又不知方向,拿著地圖四處問人,終於找到Herrengasse,從小小的三角花園望向這條大道也算美麗。最近是市教堂(Stadtmuseum),當然又是巴洛克設計了,為何不喜歡巴洛克呢,不是因為它金光閃閃過於華麗,而是少了最愛看的彩繪玻璃,但這家教堂卻有三幅玻璃窗,中央還有一座crucifix呢,據資料說祭壇右邊第4幅panel畫有Hitler和Mussolini望著耶穌受難,是嗎?只覺是普通人物來呢,已經左右兩邊8幅panel也全部看過了,仍是找不到。

市教堂對面是著名的古代軍事博物館(Landeszenghaus),我不大喜歡武器,不打算入去,走到街口左轉入Landhausgasse,原本想去看博物館的,但見有很多人在這處進出,原來這處是Landhaushof,它在Landeszeughaus後面,是一座義大利文藝復興庭園,旁邊的建築樓高三層,拱門通道與Landeszeughaus四樓相連,通道兩邊有典雅的尖柱裝飾,可是這組建築物已變成省政府辦公室,不能內進,我們只在庭園拍照。

Landesmuseum Joanneum在Landhaushof附近,它於1811年建館,是全奧地利最古老的博物館,展覽以自然歷史為主,分門別類,只在下午3-6時才開放,有冇攪錯呀!返回Herrengasse,手持博物館日票,心有不甘,於是走入Landeszeughaus看看,我不喜歡武器,但聞說這家博物館是全奧地利最好的,裡面收藏了超過三萬件盔甲和武器,最多是17世紀藏品,很多武器均刻上精緻的花紋。入展館前要放下所有私人物品,煩呀,為免遺失護照和金錢,還是跟身的好,之後把背包存於「小籠」便入場。地面一層描述Thirty Years War的起始、過程和終結,還有模型展覽。之後從古老的木樓梯上二樓,全層是古代武器,中間是軍刀、劍、矛等等兵器,而四邊牆掛了盔甲;三樓則有戰馬盔甲,火鎗等等隨著年代轉變的較新型武器,中間木架放滿了頭盔,四樓亦是這樣,分門別類非常細緻。這幾層參觀的人不多,見到一名日本仔好有興趣觀看。4樓可望到Landhaushof拱門通道,可惜不能走近窗邊細看,管理員則十分懶散,有時覺得他們浪費光陰。

走過Herrengasse,由橫街Stempfergasse到Glockenspielplatz街角找到大鐘Glockerspiel,原來大鐘只在11am、3pm及6pm才有公仔表演,現在當然看不到;街角有間茶室,擁滿了人。向著Burg方向走,途經皇陵(Mausoleum),這是Emperor Ferdinand II的陵墓,屬典型的Mannerist建築模式,建了接近20年才完成,入去參觀要要付入場費,也不進去了。

陵墓隔鄰是大教堂(Domkirche),教堂前有一座銅雕牧羊人與羊的雕塑,很具時代感,而大教堂是後哥德式建築,始建於15世紀,內部裝飾卻是哥德和巴洛克混合來的,還有許多描述瘟疫時期的壁畫,教堂油上白色,非常醒目。大教堂對面便是Burg了,Burg是15世紀建築群,現時是政府辦公室,行至廣場末端有一座著名的雙層樓梯(Double Staircase),建於1499年,外面很難發現,只能靠牆邊的結構簡圖才知內有玄機,原來所謂double staircase是兩座相等相對但分為左右方向的螺旋麻石樓梯,兩座樓梯中間沒有支柱,只靠互相扶持支撐,好奇地走上兩層看看,還是從底下望上去最美麗,像一枚螺殼,非常美麗。

來到Sporgasse,忍不著買了一個雪糕球,這是今次旅程第一口雪糕,只售€1,還有途人請纓為我拍照,哈哈!不久來到Schlossberg山腳,從廣場上望只見那座大鐘(Uhrturm)聳立崖邊,沿山有樓梯,看來不算很高,廣場除了有紀念品店和茶座外,又有一些石雕展覽,其中一座用粉紅色大理石雕成的石刻,看來濕滑滑,看似三條未煎熟的肉腸,趣怪。

原來日票已不能搭電梯上山哪,要付€4一程,No呀;別看小這座小山,最慘是行長長'Z'形樓梯,行個半死;山上風景卻盡覽Graz全景,原來這座小山也有473m(1552ft,有冇咁高呀..?最多100m吧),大鐘(Uhrturm)高28m,1561年製成,是Graz的象徵,山上頗多遊客,沿著車路向上行有一座名為Garrism Museum的博物館,又是武器展覽,旁邊還有茶座,這家小小博物館位於廢堡內,堡壘是給拿破崙破壞的,這邊另有一條纜車通往山下,付錢的當然不會搭啊。

沿著後山小徑下山,兜兜轉轉的最終來到電梯附近。走到河邊去看那座「小島」Murinsel,Murinsel是一座用綱鐵造成的人工小島,建於急湍的Mur River河上,兩岸相連,從高處看似一隻眼睛,小島中央有一茶座,但旁邊卻有幾排公眾看台。來到對岸,想參觀Kunsthaus,從Schlossberg望下Kunsthaus像一隻海嵾,其實只是市政廳,參觀需跟隨導賞團,展覽每隔3-4個月轉變一次,以當代藝術為主。裡面的café有免費上網。已近4時,在Kunsthaus門外搭電車回火車站,結束Graz行程。

回到火車總站約4:30pm,還有3.5小時才搭夜車,沒事可做惟有入老麥食個晚餐,買了一個Cheeseburger和一個hamburger只付€2,但很快便吃完,水也喝盡,坐了一會還是到超市買水,原來車站超市的營業時間至9時的,歐洲很少超市會開到這麼晚的。本想去廁所,發覺沒有零錢,剛巧有一男子進去,他叫我跟貼他一齊入閘,哈哈,又省回€0.5了,他真好人呀。總覺得奧地利男人比女人好,很多時會自動幫忙,女的就懶理。

車站有Internet café,本來可消磨一小時,但原來一小時收費€5.5,搶錢咩。入夜漸冷,又走到Internet café門外「靜坐」,夠鐘便取回大背囊往月台候車。奧地利不像法國,上車後才檢查火車証,車務員還把它留起直至下車前才發還,就是這樣差點出事啊!車箱原來是四張床的couchette cabin,我被編在上鋪,買票時已說明要下鋪的,真是對奧地利女人極度失望;將大背囊推到床上,也好,上格床較安全,乘客陸續進來,睡在我下面的女人拿了一個大草籃,她不介意我把波鞋放在她床底,擔心把她臭死呀;這班車終站是Zurich,但有許多人在Feldkirch下車,所以已預先分好了車廂,不會攪錯的;女車務員問我們是否要早餐,我以為要另外付錢所以說不要,原來已計算在車費內,每個床位也免費供應一小瓶水,但沒有日用包,只有床單及枕頭而沒有被鋪,幸好關了門不太冷。不久便開車,寫完日記便睡覺,今晚要在車上渡過9小時,9小時..有點不相信,也沒關係,習慣了乘夜車很易入睡。

 

再續看Part III : 奧地利及德南日記 (三)

 

發表於2008.2.14
留言(1)
  • Elaine
    好靚好靚既景色,照片都拍得很好(很喜歡那幅螺旋麻石樓梯)~~~~
    23/04/2011
博客名稱 :
一個女生去旅行
網誌名稱:
一個女生去旅行
使用天數:2,334
性別:
按月份瀏覽
    2020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2019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 八月
  • 九月
  • 十月
  • 十一月
  • 十二月
>> 更多
系統分類
  • 飲食烹飪
  • 環球旅遊
  • 親子育兒
  • 生活品味
  • 藝文創作
  • 攝影寫真
  • 文化政經
自行分類
最新留言